“我的偶像是谭嗣同”

百家博www.22777.com

2018-11-08

“我的偶像是谭嗣同”时间:2018-11-06 来源:中新网分享: 很多人都有过追星的经历▓,面对银幕前光鲜亮丽的明星疯狂无比▓▓。 但是▓,很少有人听过▓▓,尘封在故纸堆中的历史人物也有一批忠实的“粉丝”▓▓。

张维欣就是其中一个粉丝▓。 而她最喜欢的“偶像”▓,是谭嗣同▓,那个在戊戌变法后死去已经120年的人。

谭嗣同的粉丝张维欣▓。

来源:受访者供图为了偶像▓,去湖南张维欣现在在北京从事编辑的工作▓。

但每年▓,她都会抽几次空闲时间回谭嗣同的故乡浏阳看看▓▓▓。 15年前▓,正在上初中的张维欣在历史课本上看到了谭嗣同的故事▓。

在她的描述里▓,照片上的谭嗣同穿着一身武士装▓▓,手叉腰站挺▓,“非常潇洒”▓▓▓。 “有心杀贼,无力回天,死得其所▓,快哉快哉!”这个甘愿为维新事业献出自己生命的烈士,让刚接触中国近代史的张维欣内心触动不已▓。

上高中以后,她开始有意识地在网上搜索与谭嗣同有关的信息。 她发现,同课本上刚烈的人物形象相比▓▓,他在生活中有很多“可爱”的一面:谭嗣同擅长写诗▓,创作过大量诗作▓▓,而且喜爱各类花木,几乎逢花为诗▓▓;谭嗣同爱哭▓▓▓,“他对美很感性▓,对痛苦也很感性”;谭嗣同很“讲究”,在意自己的形象▓▓,那张历史课本里的照片,在大多数人都穿着长衫的时候▓,他穿着武士服,显得“特立独行”▓▓。 “他这个人有很大的‘矛盾性’,这种‘矛盾性’是很吸引我的一个方面▓。 ”高考填志愿的时候▓,来自山西的张维欣▓,把一本到三本的所有志愿,都报到了谭嗣同的家乡湖南▓。

她成功考入湖南大学▓▓▓▓。 从长沙到浏阳的谭嗣同墓▓,车程大概两个小时▓,在湖大的七年▓,她跑到浏阳祭扫的次数▓▓,自己都数不过来▓▓▓▓。

鲜为人知的另一面博学▓、敏感▓、浪漫▓、豪爽▓,描述谭嗣同时▓,“迷妹”张维欣总能说出很长一串形容词▓。 对于这个历史人物▓,多数人首先想到的是他的慷慨就义▓。 但在他的研究者们看来,这一形象太过单薄▓,他作为文人的才情和个性▓,也有值得被看到的一面。 谭嗣同,字复生▓▓,号壮飞,他出生于仕宦家庭,条件优渥▓,因在家排行老七▓▓,人称“七公子”▓▓。 喜欢谭嗣同的粉丝们发现▓▓,他有很多的兴趣爱好。 他擅长古琴▓、昆曲▓,少年时期,还跟着多位有名的师父学习武术▓▓。 他对朋友热情仗义▓▓,结交了很多挚友▓▓▓。

他的社交圈里,有朝廷的高官▓▓,和家庭条件比较贫寒的朋友▓▓▓,他也能平等相处▓。 投入维新运动的谭嗣同▓▓,创办浏阳算学社,还参与创办湖南第一所新式学堂——时务学堂▓,办《湘报》▓,发文倡导修铁路▓▓、开矿山,致力于改变当时积弱的局面。

“视荣华为梦幻▓▓▓,视死辱为常事▓▓。

”这是谭嗣同写的家书,他就义后▓▓,谭家人把它当成了家训▓▓。

“他让我觉得很感动▓▓▓,就是跟我年纪相仿的人▓,他的人生追求是改变当时中国那样一种局面▓,把眼光投射的是整个社会。 ”张维欣说▓。

与“爱豆”有关的新书上架▓,她会去买;有“爱豆”的戏剧上演▓,她会去刷▓▓;对于“爱豆”的爱好▓▓,都会去尝试学习▓,读研时▓,她从新闻学跨到了建筑学▓。 浏阳的谭嗣同故居附近▓▓,有一个谭嗣同铜像纪念广场▓▓,张维欣跟着导师柳肃一起参与设计▓。

谭嗣同铜像广场张维欣希望,那个广场能成为当地人互相交流沟通▓▓▓、缅怀先贤的空间。

“不仅是热爱,也是传承”毕业后▓▓,张维欣来到北京▓▓▓▓,工作之余▓,她希望为谭嗣同修一个年谱▓。

“我写这个年谱长编,就像是给他补日记,做基础史料的整理工作▓。 ”英年早逝▓,谭嗣同的生活碎片散落在周围人的书稿中▓▓。

张维欣笑称自己像是“蓝翔优秀学员”,“挖掘”与谭先生相关的几乎一切事情▓。 她在网上一页页翻阅《申报》▓▓▓▓,翻友人的书信诗词,寻找和拼出谭嗣同的日常▓。

面对多个版本的不同叙述▓▓,她经常需要仔细甄别▓。 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的贾维先生▓,送给她满满四大箱的研究资料▓▓▓;谭嗣同的曾侄孙谭志宏投拍纪录片《我们的谭嗣同》▓▓▓,请她担任文学撰稿和历史顾问;湖南省作协的作家彭晓玲▓▓,也为她书籍的顺利出版不断奔走。

在和他们的交流中,张维欣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后人责任很重▓,“有很多人对我们寄予了希望▓▓▓,我也觉得不能活得太庸碌,作为粉丝▓▓,我想让这些工作▓▓,帮助后来的研究者▓,让更多的人了解他。 ”她花了3年时间编这部年谱▓,最终写出了38万字的书稿▓。

2016年▓,张维欣开通微信公号“维新论谭”,只为呈现一个更贴近年轻人的谭嗣同▓。

“让你觉得和他是没有任何距离的,就像是一个很鲜活的同龄人▓。

”“七公主的粉丝群”10月底▓,张维欣到上海出差▓,按照惯例,她会去很多老地方“打卡”▓。

福州路、外滩,都是谭嗣同和梁启超等人曾在上海相聚的地方▓。

张维欣和同样喜欢梁启超的胡可人一起▓▓▓,模仿起“偶像”当年的造型拍一张照片。 这群喜爱谭嗣同的年轻人有一个群,名字叫“七公主的小粉裙”。 他们平均年龄二十多岁▓,所学也多种多样,考古学、医学▓▓、绘画▓、心理学……“入坑”的方式,大都是历史书或者《北京法源寺》等小说▓▓。

他们称呼谭嗣同为“我们的复生”,平时生活中,他们会分享关于他的好玩的事情▓,聊聊诗词▓,探讨跟他有关甚至没关的世界观的看法▓。 每隔一段时间▓,他们会去谭嗣同的墓前送上“礼物”。 送过鲜花▓、古琴▓▓、地图▓▓▓,还有《果壳中的宇宙》▓,他们觉得▓,热爱天文物理的谭嗣同一定会喜欢。 谭嗣同的诗歌▓▓▓,同样吸引了正在读初三的上海女孩徐博雯▓。 这个年纪最小的“谭粉”▓▓,也喜欢在她的挚友圈里分享谭嗣同的故事▓▓▓。 张维欣说▓▓,她看到这个消息时很欣慰▓▓,因为谭嗣同终于又以一种“诗人”的身份呈现在人们面前。

在她身边▓▓▓,这样喜欢历史人物的“粉丝”不在少数▓▓。 她坦言▓,在现实生活中也遭到过其他人的一些非议▓▓▓。

但是当人们发现她写了书,拍了纪录片之后,对她的认可越来越多▓。

“要改变别人的看法▓▓,一定要自己做一点事情出来吧。 ”下个月,张维欣的《谭嗣同年谱长编》即将付梓。

对于历史人物,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解读▓。

33岁▓,短暂一生▓,他的精神和思想▓,被粉丝们以另一种方式绵延下去▓。